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魏后凯的博客

中国社会科学院 研究员

 
 
 

日志

 
 
关于我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区域科学协会理事长,中国城郊经济研究会、中国林牧渔业经济学会会长,中国区域经济学会、中国城市经济学会副会长,国家民委、民政部、北京市、山西省等决策咨询委员。

网易考拉推荐

新区域经济战略中的东北棋局  

2015-09-26 09:40: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魏后凯

 

一、新常态下的区域经济新战略

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目前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了新常态。作为新常态的重要标志之一,就是经济增长速度由高速增长转变为中高速增长。当然,这种中高速增长是就全国经济的总体情况而言的,而并非是指所有地区不论发展阶段和条件如何,都一律由高速增长转变为中高速增长。事实上,各地区由于发展阶段和条件不同,未来中国区域经济将会呈现出多元化的增长格局。珠三角、长三角和京津冀等东部较发达地区,由于经济总量较大、发展水平较高,未来将处于中高速甚至中速增长阶段,而中西部一些落后地区因发展基数和水平较低,今后仍有可能处于高速增长区间。对东北地区而言,只要充分发挥优势、挖掘潜力,依靠再振兴实现中高速甚至高速增长的潜力巨大。因此,在新常态下,实现中国经济的持续稳定中高速增长,将更多需要依靠中西部和东北地区来支撑。促进中西部和东北地区的较高速增长,也是实现中央提出的区域协调发展目标的重要前提。

在“十二五”规划纲要中,国家明确提出实施区域发展总体战略,即深入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全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大力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积极支持东部地区率先发展,同时加大对革命老区、民族地区、边疆地区和贫困地区的扶持力度。近年来,根据国际国内发展形势的新变化,中央又明确提出重点实施“一带一路”、京津冀协同发展和长江经济带三大战略,并制定了相应的规划。2013年9月,李克强总理在参观中国-东盟博览会展馆时则提出要着力打造东北老工业基地、中西部沿长江区域、西南中南腹地三大新的经济支撑带。由此基本上勾画出了“四大板块+经济支撑带”的新区域经济战略框架,为“十三五”乃至更长时期推动形成东西联动、全面开放、区域协同、陆海统筹的新型发展格局奠定了基础。

从国家战略层面和长远发展看,未来中国区域发展应实行陆海统筹,采取覆盖全部国土的“四大板块+经济支撑带”的总体战略框架。这种陆海统筹、全覆盖的“板块”和若干东西向的经济支撑带相结合的总体战略,既有利于国家对全部国土做出统筹规划和合理安排,又有利于突出和培育具有发展潜力的重点地区,为新常态下中国经济实现持续稳定的中高速增长提供坚实支撑,为“四大板块”、东中西部以及南北方实现良性互动和协调发展创造有利条件。而且,通过若干东西向的经济支撑带的培育壮大,还可以将现有的主要城市群和国家级功能区(如国家新区、自由贸易区等)有机地串连起来,形成一股强大的合力和凝聚力,提升中国经济的整体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可以说,实行“四大板块+经济支撑带”的总体战略,是新常态下中国区域协调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

首先,要进一步完善“四大板块”战略。多年来,国家实施的以西部、东北、中部、东部“四大板块”为地域单元的区域发展总体战略,虽然在实施过程中也面临一些挑战和问题,如地域划分不够精细、容易出现政策“泛化”和“普惠化”等,但我们决不能由此而否定“四大板块”战略的重要作用。事实上,“四大板块”战略在促进我国区域协调发展、实现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以及增强国际竞争力和创新力等方面都发挥了主导作用。在“十三五”乃至今后较长一段时期内,我们仍应继续实施并完善“四大板块”战略,全面推进“四大板块”的协调发展。要始终把西部大开发放在优先的地位,加大资金和政策支持力度,增强西部内生发展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实现到2020年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要把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放在更加突出的重要位置,依靠体制机制再造、产业转型升级和环境全面优化,实现老工业基地的全面振兴和绿色繁荣;充分发挥中部在全国区域协调发展中的战略支点作用,依托交通区位、资源优势和产业基础,突出产业承接和“四化”协调,促进中部地区加快崛起;东部地区要发挥先发优势,加快全面转型升级步伐,着力提升国际竞争能力和自主创新能力,依靠创新实现率先发展,逐步建成引领全国乃至全球创新的核心区。

其次,重点培育壮大四大经济支撑带。当前,尽管东部地区经济增速已趋于下降,但它依然是支撑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核心区域。从区域协调和可持续发展的角度看,要依托主要交通干道和经济核心区,以城市群和中心城市为节点,积极培育壮大一批横贯东西、带动全国的重要经济支撑带。在“十三五”乃至今后较长一段时期内,重点是积极培育和壮大四大经济支撑带:

一是珠江-西江经济支撑带。依托珠江-西江和陆路交通通道,充分发挥广州、南宁两个核心城市和其他区域性中心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引导人口与产业协同集聚,推动产业与城镇融合发展,构建优势互补、协同配套、联动发展的现代产业集聚带以及功能完善、集约高效、绿色低碳、亲水宜居的人口和城镇集聚带。

二是长江经济支撑带。以长江“黄金水道”为骨架和纽带,以上海、重庆、武汉为极核,以长三角、长江中游和成渝三大城市群为核心,推动上中下游联动,并从干流向支流纵深推进,使之成为横贯东西、带动南北、引领全国的核心经济支撑带以及具有全球影响力和竞争力的人口、产业和城镇密集带,充分发挥其在我国“协调东中西统筹南北方”大战略中的枢纽作用。

三是丝路经济支撑带。立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依托陇海—兰新线主干道,以东陇海、中原、关中—天水、兰西、天山北坡等城市群和主要中心城市为节点,实行全方位开放战略,构建横贯东西、影响全国的重要经济支撑带,使之成为一个丝路文化交融带、国际交流合作带和城镇产业密集带。

四是环渤海-华北经济支撑带。以实施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为契机,依托沿海综合交通通道和津京—呼包银交通干线,以京津冀、山东半岛、辽中南、呼包鄂、宁夏沿黄等城市群和主要中心城市为节点,积极推进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构建一条连接东西、带动三北、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经济支撑带,引领全国的创新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

二、新战略中的东北振兴新棋局

实施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后的前几年,在国家政策的有力支持下,东北地区经济曾获得了快速发展。然而,自2013年以来,由于各种内外因素的相互交织,东北经济又陷入了新的困境。2013年,东北地区生产总值比上年增长8.4%,在四大板块中增速最低,比各地区平均增速低1.1个百分点,比东部地区还低0.7个百分点;2014年,东北地区经济增速进一步下降到5.9%,比各地区平均增速低2.4个百分点,比东部地区低2.2个百分点,更远低于中西部地区(见表1)。很明显,除了宏观经济形势的变化外,近年来东北经济面临的困境和相对衰退主要是结构性和体制性因素引起的。东北地区国有企业和资源型产业所占比重大,产能过剩行业相对集中,加上体制机制不活,由此受到全国经济放缓的影响和冲击较大。许多资源型城市和老工业基地大多面临同样的困境。

表1 各地区生产总值增长速度(%)

地区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东部地区

10.5

9.3

9.1

8.1

东北地区

12.6

10.2

8.4

5.9

中部地区

12.8

11.0

9.7

8.9

西部地区

14.0

12.5

10.7

9.1

各地区平均

11.8

10.3

9.5

8.3

 

国际经验表明,在经历工业化和城镇化加速阶段之后,随着发展基数的扩大和水平的提高,经济增长将逐步趋于放缓,由高速(8%以上)转向中高速(6%~8%),进而转向中低速(4%~6%)甚至低速(4%以下)。从发展阶段看,尽管当前东北经济增速较低,已处于中低速的区间,但这并不意味着东北地区已经进入中低速增长阶段。可以认为,当前东北经济面临的困境只是暂时的,其增长潜力并没有得到充分挖掘和发挥。作为我国的老工业基地,东北地区具有多方面的综合优势,如科技教育和产业基础较好,有一批高素质的产业工人,尤其是装备制造业在全国占有重要地位。但是,东北经济振兴也面临着结构性和体制性制约,主要是观念落后,体制机制不活,结构性矛盾突出。因此,只要大胆解放思想,改变观念,依靠深化改革和全面开放,推动体制机制再造和产业转型升级,仍有可能在较长一段时期内实现中高速甚至高速增长。这表明,东北地区仍然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实现全面振兴依然是我们追求的根本目标。

在“四大板块+经济支撑带”新战略中,东北地区既是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板块,承担着诸多国家层面的战略功能,又对全国经济增长起着重要的支撑作用,其战略地位将更加突出。更为重要的是,在新区域经济战略中,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的内涵和外延都将发生重大变化,由过去的单纯“板块”战略向“板块+类型区”战略转变,即由过去的以东北地区为主向巩固深化东北、统筹推进全国老工业基地振兴和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转变,由此呈现出“1+2”的东北振兴新棋局。所谓“1”,是指整个东北板块,就是要进一步巩固深化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依靠体制机制再造和转型升级,实现东北经济的全面振兴;所谓“2”,是指相对衰退的老工业基地和资源枯竭型城市两种类型区,就是要统筹推进全国老工业基地振兴和资源枯竭型城市转型,实现老工业基地和资源枯竭型城市的可持续发展。

要实现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的新棋局,首先必须练好内功,增强东北地区综合竞争力。在当前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和产能过剩矛盾日益凸现的新形势下,要实现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的全面振兴目标,关键是全面提升和增强区域综合竞争力尤其是产业竞争力,而提升产业竞争力的关键是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和产业链整体竞争力。对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来说,一定要大胆解放思想,突破传统的理念,清除阻碍发展的各种体制机制障碍,全面优化环境,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创造一个有利的条件。同时,要依靠开放引领、信息化拉动和创新驱动,加快产业转型升级的步伐,促使老工业基地尽快转变为充满活力的新型产业基地。这样,依靠环境优化、体制机制再造和产业转型升级,推动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实现全面振兴。

其次,要借助“一带一路”战略,推动东北全面开放。东北地区地处东北亚的核心地带,是我国参与东北亚区域合作的前沿阵地和桥头堡。当前,我国倡导的“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将为东北地区的全面开放提供难得的机遇。在新的形势下,东北地区要充分利用哈大铁路、东北东部铁路等重要通道,依托大连、营口等港口城市,大力发展通道经济和外向型经济,积极主动参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同时,要进一步完善黑龙江、吉林对俄铁路通道,以及东北三省与俄远东地区、朝鲜陆海联运合作,加快推进俄罗斯海参崴—中国绥芬河—哈尔滨—满洲里—俄罗斯赤塔国际大通道和蒙古国乔巴山-中国阿尔山-白城-长春-珲春-俄罗斯扎鲁比诺港(或朝鲜罗津港)国际大通道建设,构建连接东北亚与欧洲的新亚欧大陆桥。

第三,从全局高度统筹规划,实现与京津冀良性互动。东北地区与京津冀地域相邻,经济联系密切,尤其是辽宁、京津冀和山东共同组成了环渤海地区。要充分利用国家实施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机遇,加强东北与京津冀的战略合作,实现互利共赢、融合发展。从长远发展看,要以京津冀都市圈、山东半岛城市群和辽中南城市群为核心,加强圈群之间的合作与联系,推动环渤海地区实现一体化。当然,实现这种一体化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从近期看,要着力推动东北地区尤其是辽中南城市群与京津冀的联动发展。比如,加强大连港与天津港、青岛港之间的合作,携手打造中国北方的国际航运中心;将北京的部分非首都功能转移扩散到辽宁葫芦岛、锦州等地,并强化京津与东北的科技、教育、人才等合作,借助区域合作促进东北振兴。

(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本文原载《人民论坛》2015年第24期)

  评论这张
 
阅读(5059)|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